□□□

早上醒來,發現窗外是明亮的,這是回鄉的這週內,第一次放晴,陽光還斜斜的,照亮屋後那幢廢屋,殘破瓦片上的青苔,被照得綠得發亮。

我並不感到高興,覺得高興並不是重要的。平靜才是。此刻我有些空洞,但大體上是平靜的。

昨晚我說I’m fine, 我會好好睡覺,晚安。事實是怎麼可能,從小我習慣睡前想心事,太傷心、太寂寞就流眼淚,哭到累了就會睡著。以前我也默默覺得怎麼會有失眠這種事,一定是他們哭得不夠傷心。

所以我昨晚也是這樣,只是你比較厲害,讓我半夜又多清醒一兩次,然後又再想,怎麼可能好好睡,在想我的情緒,憤怒,失望,難為情,還有覺得被傷害了,故作堅強等等。

因為你一直提醒,去看情緒後面的欲求,我突然間就比較無情起來,對你很坦誠,所以是什麼都不想要,這一切都是空的,覺得你更加堅定了我對於特雷比西亞的追求。

昨天自己寫的東西,已經不太敢看了,充滿了熱情,無藥可救,不忍卒睹的熱情,然而裡面有一些直覺的指引,在你回應之前,我就把吻獻給一個象徵,一則比喻,你濃縮再現的意義。

我不太清楚之於你,我是怎樣的隱喻,但此刻的我受到巨大的重擊,精神茫然而搖搖欲墜,我想我會看點書,然後看你說的那部電影,and than…你說不要讓情緒控制自己,那我就讓情緒做我的犬獸,用憤怒激勵自己鍛鍊意志力,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

Still give you a warm hug, a kiss there's you I imagine.        

 

                                                                                                        2012012708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musing 的頭像
nightmusing

星子敲窗的響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