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4 Sun 2009 22:25
  • 舊事

今天花了一些時間惡補李商隱的詩,翻到中間,書中竟夾著一張借書單據,
赫然是我自己的名字!

看到瞬間愣住了,呆了很久,仔細看看上面的日期,
2004年的事情了,轉眼五年過去,
那張紙就好端端的廁身在那裡,無折無畫痕無人顧也無人棄,那麼久地潔白如新。

想起來,當時為什麼去借那本書。

忘了哪個老師,上課的時候質問我們,說我們知道些什麼?
有沒有好好的了解一個流派?能夠賞析哪首詩?
指名一個作家,我們能夠夸夸其談嗎?

當時聽了很慚愧,覺得自己真是螻蟻,無知的可怕,
雖然不是功課,仍舊去圖書館挑了一個詩人,自己讀了起來。

當時的筆記仍在,如今看來,果真是一個什麼也不懂得的孩子胡亂筆記。
(看看當初挑李商隱就知道是個傻瓜)

鄭箋無人解,義山隱晦,加之為了應付別事,沒多久也就放棄了。
五年後,為了惡補而重翻詩集,意外的又撞見以前的自己。

又想了會,自己大抵是個謹慎人,怎麼當初偏偏就留了收據?
而這集子,是不是少人聞問?
怎麼這麼多年來像個時光膠囊一樣凍結?

後來書翻完了,能記得的有限。

拿回收據,被解凍的自己,穿過時間附到身上,
我還是覺得自己無知的可怕、仍舊慚愧、對詩的了解依舊隙中窺月。

李商隱也還是那樣超過千年的不明而     錦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musing 的頭像
nightmusing

星子敲窗的響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