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車從窗外駛過
車燈游擊式的掃過黑暗室內
無機的光令人想像
離家多日的女兒是否也坐著
在一輛相似的空間內抽菸
反手在窗縫那撣落一截
迅速隨風而散的刪節號

女兒的影子持續在她房中走動
靜得像幽靈
她未曾發現女兒如此寡言
安靜時丟失  像所有無用的雜物
不發一詞  掉頭走開
走到她想像力的邊陲之處

和生活搏鬥時她也常忘說再見
每月倖存後只想舒展那衰弛的神經
從破碎之海打撈
不意散落的夢  或者
她以為還有光澤的期待

期待偏屬於那種易鏽的材質
很早  很容易便黯淡無光了
她女兒還未失去心的時候
看得見這種寶物
但手太小  無力擦拭它的每個稜角
只好眼睜睜看著它鏽壞了
在每個獨睡的日子發出巨大的崩解聲
損傷她的耳朵
此後那雙耳朵只用來聽詢價的問句
諸如此類  潦草的廢語

今夜她們一起躺下
螢幕裡輪轉著各種戲碼
看著感人的那種  也沒有眼淚
乾乾地蜷在被子裡
遠處也有失眠者傳來的小噪音
黎明公平地為所有人鋪上
曖昧的灰藍色  不管是雨是晴

在遙遠兩端的城市裡
她們都認定
自己才是那個痛失要物的失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musing 的頭像
nightmusing

星子敲窗的響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