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師傅小心地刺出我的筋脈血路
一截紋路一截故事
偶爾想要訴說個人版的一千零一夜
癩痢的流浪狗是蜷曲的唯一聽眾

墨藍天空傾倒著夜
公路總是這樣,夜露潮濕,多所塵埃
我在兩排燈火中急馳
終於有了翅膀的幻覺
胛骨隱隱作痛
常年荒蕪的肉體還可以長出什麼嗎

讓風去吹
我輕輕的身體是祂的樂器
沿路遺下闇啞的音色
風止的時候
就停下來,拔起深入胸膛的刺

我要如何告訴你
在一千零一夜的第一夜,就告訴你
刺拔起來後,傷口流出汩汩平靜
告訴你在火焰裡
最燙的時候也會覺得寒冷
被凍傷的時候我仍有焦灼的情緒

告訴你
當我倚身向你傾去
不過是要借點火

試圖照亮,試圖問你
我這敲來鏗然有聲的身體
開了一個大洞
裏頭是否真的
空無一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musing 的頭像
nightmusing

星子敲窗的響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