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會不會被虛構的火焰灼傷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池袋最強
篇幅:短篇
Tag :年下、狗血、破鏡重圓、虐、HE
個人推薦度:☆☆ (全滿五星)

[文案]:

弟弟x老男人

作者一直改名字,我已經不知道標題打啥會讓人比較好搜了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畫布.jpg
師父拿了特製畫布給我玩,昨天開會前拿去問了一下,果不其然就是蓋掉,再畫一次。
開完會整個人滿肚子火,跑回家,在半路上才想到畫布丟在師父桌上。

有些人當師父,就是可以做到讓你覺得「不認真是對不起他」,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欸,沒想到今年得獎的開張作品是〈地書柬〉,我腦中第一個感想是:居然是這篇先得......。

頒獎典禮加上志工聯誼大會,場面看起來好驚人,禮堂座滿大概有五六百人,這真是我參加過人數最壯觀的文學獎頒獎場合了,重點是,從大門開始,接待的志工們無不熱情洋溢,充滿活力(到我有點驚訝的地步),突然間我好像回到以前參加基督教營隊的感覺(只參加營隊而已,沒信教),雖說是志工,不過聯合了一些宗教背景的志工團,雖然極其薄弱,不過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宗教的氣味,當然,是淡到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的。

關於作品的感想,說實在的看到別人作品名稱的時候,我跟小棉果兒兩個人心中都抖了抖,覺得自己當初真是太傻太天真了,以為主辦說要光明題材,我就光往光明的地方去想,天知道我寫了那麼多,大部分內容都很黑暗啊,勉強挑到一首跟環保有關的,還自認為環保這個議題應該很光明吧(其實還好),把它改得光明一點之後就投搞了.....現在想來真是驚險(冒著冷汗),轉身一看,大家都好切題,都認真去查了基金會的資料,只有少數幾個人寫些別的(比如我),啊啊啊這種單蠢的程度,真是自己想起來都覺得可恥。謝謝評審愛我,鴻鴻的評語因為我上台時正受到打擊,就只記得一句,覺得我寫末世紀........後面我太緊張全忘了,噯?也對啦,其實我寫的就是熄燈日....。

整體感覺起來,跟葉紅那次給我的感覺有點像,在過程之中,主辦單位以一種非常強烈的意志在貫徹他們的信念,像葉紅是她家人強烈地把葉紅的文學使命(!?)傳遞下來,而瀚邦則是強烈揚善的意味濃厚,曾爸曾媽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真是令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曾媽講話太有氣勢了,而曾爸說到他去斯里蘭卡蓋大愛屋的事情,令人非常佩服,有錢人出錢算不得大事,但能出資又出力的親身踐行者卻很難得,以前沒機會去新莊,剛好趁這次機會看看台灣的這些人、這些事,也是挺特別的經驗。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那個地方醜,工作了這些年,看法幾乎沒有什麼改變。唯二次覺得美,都是意外。

 

第一次,冬天裡有寒流,大家緊閉門窗,隔絕凍寒的空氣,休息時間大家不約而同陷入疲困,窗外下的雨絲細細如針,尖刺而冷,濕過的空氣溫度比原來又冷上幾分,整個空間裡都很安靜,我不想睡覺,歪著身體靠在桌邊,斜眼看著窗外。整個空間靜的聽得見秒針答答的聲響,大到如此,幾乎嚇人,我環顧四周,但沒有任何人因此被驚醒。實在是太安靜了,雨下在玻璃窗外的聲音也被隔絕,我幾乎無意識地盯著窗戶看,突然發現窗外的那幾棵樹,沒有人打理,自顧自地肥大葉片,遮蔽了一大片窗景。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9 Thu 2015 21:04
  • 廢樓

廢樓.jpg 

這棟樓是我到這個工作場所之後,自己熟悉環境時,第一眼看到的地方,當時無人,我沿著樓繞了一圈,十分驚異野草居然長到超過成人腰部,一片荒涼,當下便覺有些淒涼。

事後才知道,這棟樓已經廢棄閒置,等著經費撥下來就要拆,我一開始就逛錯了地方,不過知道之後也並沒有比較好,這棟樓留著,除了錢不夠之外,另一個留存的主因,在於樓的北方就是公墓,此地北風強勁,一棟樓不僅阻隔了冬天裡吹來的塵土,更阻擋了近在眼前的公墓。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感想。頒獎典禮因為時間不允許沒辦法去了,好像也沒有要做成冊子,沒人要感言,所以簡單寫一下感想。

本來我以為這個比賽超冷門,寫得很悠哉,想當初有一大半還是在cwt39排隊的時候寫的,
不知不覺就寫了好多,突破門檻,成了我寫東西以來的第一長篇。
說真的,本來也沒什麼感覺,不過寫著寫著就也慢慢憤怒起來,大概是對於國家定位感的焦慮吧!?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虧了U每天刷網頁,名次提早知道了,所以參加典禮的時候反而很淡定。只是期待看看是否能遇到什麼心儀的大詩人。然而這次結束的時候,不免覺得失望。除了沒有大咖詩人之外,重點在於「其他人」的態度。雖然老闆說過了,台灣詩人算是很團結的了,詩人團體也是創作者集結中最強大的。不過不能否認市場上大家就是看不懂,就是沒興趣,不是嗎?!

主辦方找了黃光男、曾昭旭、彭樹君、吳鈞堯。這是什麼組合?!是散文和小說的回合啊!黃光男作為官方代表,曾昭旭至少還有評審,另外兩個則是跟賽事完全無關的嘉賓,聽了很長很無聊的致詞,卻沒聽到什麼直接講評作品的針砭,我想,這才是大家真的需要的。寫東西有多孤獨,有多寂寞,閃光的瞬間有多短暫,這些台下的人難道不知道嗎!?我們其實太懂了,比這些台上的人懂得太多,而且知道,也許這種孤獨感會繼續延長下去...。

所以這次看到有林餘佐,很高興地去跟他致意一下,挺喜歡他的詩,估計之後沒意外也會把本子入手,跟他說,我知道你,你寫得太美了。他笑得很高興,對我的握手合照要求來者不拒,我希望至少他知道,他寫的東西是有人看的...。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那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講什麼,腦袋空白一片,

有鑑於這次紙本的感言就寫真心話了,索性豁出去,剛好那幾天台北在遊行,雖然我錯過了,

但是我可以在某個遙遠的角落應援。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版本,無所謂真假,終於,有一次,像這樣,寫出"真的"感言。

(一)

每天上班,都固定經過一片隸屬台糖的荒地,或者另外那片東邊遠遠的田地,

荒地原本很神秘,靠近馬路的部分種了許多高大的行道樹,在樹內側是蓬高的雜草以及陰暗敗破的建築,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時候印在書上的不是這個版本,我本來很猶豫要不要放部落格連結。考慮半天還是不要放,

很受不了。當然獎金是好的、獎座也是好的,多得的都是好的,但形式是不重要的,名聲炫耀等等在現實裡大概很好用,

但是跟我想追求的東西是不相干的,如果只是手段,那它到底只有最卑微的價值。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4 Sun 2010 17:33
  • 霜降

廿四節氣唸感覺起來都美,昨天是節氣裡的霜降。南部什麼都是慢了好幾拍的,
連秋天也來得很遲,甚至只是早晚涼了幾天,忽然間就換穿冬日厚重外套了。

出門的時候很在意路邊的景色,高鐵站附近的台灣欒樹顏色多半變濁了,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9 Wed 2007 20:45
  • 疾行


卯時出發。隨意說出的目的地原來在地圖上散如繁星。出門的真正原因,他者猜或猜不到其實不怎麼要緊。多半我們腳一跨,也就這麼走了。

在那城裡。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2 Wed 2007 20:34
  • 問答

有些紛雜的情緒在攪動著,而我不知道該如何起音。或者,一旦開始述說,思緒即在冥色裡惶惶飄忽,尋著一個休止符,一首歌總該有低抑沉靜的時候。

關於問題與答案,我們總是辯證過多、實踐太少,然而我們總還是窮天索地在找尋它們可能遺留下的蛛絲馬跡。我們不停拋出一個個深奧難解的問題,如頑童擲石,但是石頭總是一一重歸地面,打傷我們自己。為什麼我們要問答?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6 Mon 2007 22:10
  • 發作


所以是這種激烈的事情。激˙烈˙的。大概是因為有火山躲在胸口。這種話看了並不能如何,一旦到了能夠扭轉的瞬間,應該就會自然地被吸引過去,不論你是否曾經踏入對方心中那片漆黑的森林。這是沉默的理由。想想,世上不是有許多人嘶喊著寂寞嗎?古希臘悲劇作家的、無上至高的神出來說:你和你成為情人。你和你結為朋友。你和你們組成家庭。這樣,雖然締結了關係,不代表能夠消滅寂寞,也許反而更寂寞。對於他人夜裡低迴的。對了,還有索求代價的,因為太醜陋了所以說不出口的事情。你說的一切要成為妄言。妄言。為了你所期望的、微渺的、能夠潔白無垢去照亮他們,你微笑,你掩飾,因為你的掩飾,你失去了唯一可能被坦誠相對的機會。游喚指著你們說:「你們的愛情都太庸俗了!和李龍弟相比,你們的愛情真是俗不可耐!」庸俗,你想。我拿著鑰匙轉動他的左胸口,他說鑰匙掉了。我有些疲累於尋找鑰匙,如果鑰匙是你自己弄丟的。是你藏起來的嗎?庸俗,不是。析論寫著:這種感情不是依照道德來判斷的,以背德來檢視已經落入俗套之中,他是以一個人的存在來...。以「一個人」的存在來檢視,你看著大雨落下,有大朵的玫瑰在黑暗中升起。你噤聲,為了那些純白無垢的。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慣例。如果依照慣例應該是不睡覺才對,
可是最近皮膚很差,不想為了自己一種無謂的儀式多長痘痘,
加上感冒病徵不斷加重,我讓自己捨棄了自由的最後一夜..。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後來,我時常想起。妳說,「時常想起我…的暱稱」
妳說不知怎的,那一字一句,
雖然也不是記得很多,但總會這麼憑空不斷浮現…。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an 23 Tue 2007 05:35
  • 散步

超過一年沒有一個人晚上出去散步了。

此次夜行收穫:
1.白色燈源打在身上,亮的像探照燈,像戰爭電影中,照逃犯用的那種。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那天,我連續看了三個小時奇諾之旅。

有一位詩人他能夠寫出感人肺腑的詩歌。
國王聽聞詩人的才華,把他召進宮,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2 Fri 2006 00:06
  • 夏夜

昨天晚上去同學宿舍窩了兩(三?!)個小時,
有些人,特別讓我覺得,讓我覺得回到人世間一樣。

就跟,橋,一樣。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