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一月底的時候,花園就就告訴我春天了。

比節氣更準確的是生物本能的反應,本來以為防治有功,雜草減少,結果這場幻覺只是冬天的緣故。
人體還覺得有點冷的時候,野草就開始長了.....本來以為種不活的錢幣草,根本狂長,KZ說,小心它的匍匐莖,它們會隨時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冒出來!當時不以為意,覺得花園都快被野草滅頂了,根本就想把錢幣草當做植被種啊,現在才知道他確實不是誇大其詞。

現在地上都是錢幣了(真開心有錢!?)還有冬天不知道死到哪去的薄荷。當初也是真的不知道死到哪去,冬日的地上一片不留,約莫就在錢幣草恣意盛長的同時,薄荷也不甘寂寞,紛紛從土裡竄出,匍匐莖和錢幣草互相比粗,兩者在園子裡競賽,比誰的手臂更粗、更長,可以牢牢抓住整片土地。

文章標籤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