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又累又睏、喉嚨乾渴、嘴唇皸裂、間歇地發燒、視力因為久用而疲乏,但還是趁著空檔去圖書館。

生理的異常總給予心理許多幻象。蹣跚走在書架間,覺得自己是即將臥倒在沙漠的迷途者,雙目無神。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