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28 Mon 2008 02:06
  • Black


口袋裡面插著一把刀。像影子一樣走來走去。
做作之路旁邊的火焰木又啪啪地掉了很多花,像是要搞亂人對時節的認識那樣,(之前在大樓蓋好前就闖進去冒險,那時候不是已經掉過一次了嗎?夏天裏的情境又被重複一次。)每一盅火焰裡面都盛著早上的雨水,和夜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是什麼?牠湊近我這樣問著。

原來真的有植物長得就像隨手塗鴉出來的樣子。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6 Sun 2008 17:43
  • 直抵

才剛到一個地方,我就想著離開的事。

新居是我住過最狹仄的房間。搬遷、來去幾次,開始習慣為居所下一個定義,然後依照那定法來活那個空間。譬如說,三年前讓我以為從此幸福的房間、兩年前被我當做旅舍的房間、一年前又重新渴求安謐的房間……。它們被我寄滿期望,又讓我失望,只是不約而同的,在離開的時候都讓我聽見自己一人無邊的回音。慢慢地,不再要求什麼,只要一方床、一扇看得到天空的窗、熱水冷天裏夠熱就好了,甚至潛意識裏若有似無地削減著生理行李。(這次我幾乎封完一箱書,望著一盆一定要帶走的花,就以為行裝已經完備了。)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