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梁實秋寫沉默,提到一回有位沉默寡言的朋友拜訪,那人嘴邊綻出微笑,他便知道那就是相見禮,肅客入座,對方也欣然就席。梁公有意要考驗他的定力,看他能沉默多久,也就打破自己的習慣,守口如瓶。
二人默對,不交一語,只聽得壁上的時鐘響。梁實秋忍耐不住了,點了香菸遞過去,朋友一枝一枝的抽了起來,煙上星火燃燒之聲可聞。獻上一杯茶,那人便一口一口的細啜,顧盼之姿頗蕭然。
等到茶盡三碗,煙罄半聽,主人沒有露出半點不耐之色,客人起身告辭,自始至終沒有一句話。
這一趟無言的造訪,梁實秋始終不忘。想不到「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的那種六朝人的風度,於今之世,尚得見之。我讀之亦掩卷心羨。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6 Tue 2007 20:45
  • 收屍

和老友聊到最近並沒有歡宴作樂,他問到社團難道沒替我送舊嗎?
沒有。社團沒有替我辦送舊,反倒是我先替社團收了屍。

前幾天和學弟去收拾社辦,學校要把那裏收回去了。人去樓空也就罷了,連樓都要瓦解重構,將來就是要舊地重遊、感傷一番也不可得。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便是白鷺莞(又名希望之光,也叫希望之星。)我覺得它像芒形細長的星,光影銳利。
原產美國南部,因葉子頂端會變成白色,看起來好像「白鷺鷥」在飛翔,所以取名「白鷺莞」。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0 Wed 2007 00:18
  • 出門

我回來了。典禮隔天衝中南部,一個多月之前就開始呼喚我的地方,我真的親自踏上它的胸口了。心跳的頻率有沒有契合呢?!如果沒有,一定也是因為我太亢奮了,精神一直維持在吸食嗎啡的狀態吧。

甫出門一個小時,停在公路花園晃晃。有樣特別的東西,一盆草,中間抽出一根細長的梗類似花的地方,像花的東西是像星星一樣的五芒~六芒,中間是白色的,但是那尖端延伸出來,垂下來長長的,那抽長的尖端是白色漸層到綠色的,像顆顆光芒尖銳的星子,盆栽的名字叫做「希望之光」…。另外一盆小小水滴狀葉子的藤類,那名字叫做「嬰兒淚」…。在出發的時候看到這種東西,感覺像一種隱喻,一種神秘的徵兆…。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面的世界─「流9洲」是個充滿暴力的都市,被三股勢力維持著搖搖欲墜的均衡。奥路迦是階級井然、武力強大的組織,掌控著整個流9洲、救民聯盟則是打著新政救民的口號,主張肉體至上,排斥Texhnolyze技術、第三股勢力則是追求自由的拉卡。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人用歌詞來對我寄喻他的心事,我不是絲毫不動心,只是這樣的手法我們早已戲耍過,如果要炫目一點,必定要跳出你舞過的步子,才能動魄。
然而我也不是依照著你的影子要另一人去印證,只是那種熟悉的方法讓我想起你,那時和你和他一起度過的,在鎖鏈纏綁下奔跑的日子。

我相信自己是具備眼光的,就像當年在人群中「看」到了你。那回識破你迂迴欺瞞的詭計,便得你一笑,自此,兩隻狡猾的小狐狸常約在無人探問的山郊曠野共享一串葡萄。時酸時甜,那些葡萄。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的時候,同學拿一本《工作狂人》給我看,看了幾頁之後,我抬頭深吸一口氣,然後放著,不敢在大庭廣眾下繼續,我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來。
應用文最後一堂課,林公點我,問我是否記得上次寫的作文,要我概述一下。我在想,你想做什麼呢?...他說我以前編輯的工作,他比了一下腦袋說,他把這件事情放在”這裡”,「你看看!我還記得,兩個小女生做這個……工作…」。

我在想他提這個話題的用意何在?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5 Tue 2007 00:54
  • 雜感

<千島醬>
停課第一天,發覺自己其實還滿適合上課的。
相對於那種茫茫然的同學,眼睛遊移閃爍地跟我說他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倒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在作什麼事,所以…,不,不說什麼所以了,停課便停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2 Sat 2007 20:04
  • 鑽戒

□□:每次大夥起鬨說你很冷漠的時候,我都跟著瞎吵鬧地附議,但是,我知道你是溫柔的,至少對我如此。從初識到如今,你都在現實的彼端屹立,如散光的塔,雖然我並非依照著那指引前行,但當我航近你顧及的海域,總是有光。如果呼喊,你就回應。我在黑裡瞇著眼睛看,無論幾次,都會讚嘆你的光明與強大。

仔細回想,你對我總是親切。以前你還住宿舍的時候,有幾次答應了我一起過夜的要求,我佔了你室友的床位,跟你說一些荒謬的人事,把很悲慘的事情說得讓人忍不住哈哈大笑,笑過之後彷彿多了一點點再次面對的力氣。有時候你會拿出一些搞笑的漫畫給我,讓我轉移注意力。聊累了,就關上燈,我對著睡在另一端的你喊,我喜歡你。黑漆漆的房間有你的回答,你說你也喜歡我。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