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書館的冷氣壞了,僅存一台主機勉強製造著印象稀薄的冬日,冷空氣與熱流頡頏交纏,相爭過程中製造出的悶熱把人趕跑了,圖書館又還給我一個密度小的安適。

走到我慣坐的角落,那寶座空著,就像百年前約定好那樣地空著,安靜地等我前來。我把背負的雜物卸下,坐好,慢慢環視大窗外的景色,學校還是學校,不過新大樓蓋起來了,下面的行人來了又走而已。四周的空氣仍間歇性地熱著,我額上有微微滲出的汗與遐思。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應要求畫了窮人海報法的圖示。
窮困的心酸從膠帶不用開始萌生。一開始用一捲幾十塊的黑膠帶,沒想到用了五捲,該貼的地方還沒貼完,腦筋忽然動到已經貼好的地方,大夥聽了,先是錯愕、然後爆笑、最後一邊哼哈哭音,一邊把貼好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撕下來補…。

好克難啊,因為太麻煩了,還有人說自願捐錢讓我們買膠帶去。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因為激烈情緒引起的心電感應吧,兩個對話窗嘴一開一合的,都在講一樣的話題,且越說越無奈,夜裡頹唐的二重唱。

她跟我說等畢業吧,我總覺得不對勁,畢業與別離或許可以解決一些問題,(我說的也只是或許),但那不是憑著我自己的力量克服的。如果不是自己去跨越,那麼此後只會有相同的問題像潮水,反覆拍打,它們只是有時退去遠方,卻從來不曾消失。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5 Fri 2007 01:32
  • 獸脂

畢業展場佈道具做到一半,累極、忿極,出去走走。吃個飯回來巧遇一陣大風,把遠方的人聲吹來、躁熱與浮動的氣氛吹來。
我站在湖邊看燈的影子在水面上觥籌恍恍,打算等這陣風停才要甘心的回去,責怪與盼望的,讓他去等待吧。

看湖水的時候,一隻英挺的秋田犬走過來,定定地就停在我旁邊,視線和我一樣。他也跟我看著一樣的景色:橘黃的燈光在水漪裡狂舞。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not enough是兩方面的。精神跟肉體,這樣說起來的話又好像是全方位的事情。

這週末是畢展場佈的緊急開工,不是在做這個,就是作那個,總之不怕沒有地方投入。第一次參與大海報的製作,在擦子屑之海、紙屑之海裡面,蹲蹲站站跪跪地,到最後腦子都不清醒了,只有手很機械性地動著。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今你還流血嗎?你曾經擁著我這個荊棘少年而被刺傷的胸口,現在還滲著胭脂色嗎?
如果傷口早已癒合,但願你諒解了我的年輕魯莽,我們可以再一次站在那個多風的樓,執手共看天色。或是你胸口依舊汩汩流著暗血,不管那是由多少人造成的,我都有了直視它的勇氣,止血與包紮,我反覆練習這些技能,我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再也不要害怕地逃開了……。

關於你的回憶,夾雜著驕傲與悔恨。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潦草地出門,與其說是距離過遠的散步,不如說是潛意識裡想要瞻望那些,我只從文章中嗅其形神的巨樹。
景色令人感到怡暢,樹影從筆下昂然矗起,就連那日光木色溫潤的長廊都有了吸吐的鼻息…。啊,這便是文中人踏履過的土地,這便是被那樣敬拜過的風景!
我練習用文章中的眼神觀察景色,連持取相機都念著:這是相同角度的取景…。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9 Wed 2007 20:45
  • 疾行


卯時出發。隨意說出的目的地原來在地圖上散如繁星。出門的真正原因,他者猜或猜不到其實不怎麼要緊。多半我們腳一跨,也就這麼走了。

在那城裡。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詩人對我說,檢視過去的詩作對自己來說猶如一張張病歷表。

夜裡,我重閱一年前寫的文章,那沒有履行承諾的、寄發出去的應邀稿件,也的確怔怔地成了病史中的一樁。出發的念頭原是為文造情,但,情感怎麼樣也捏造不出來,最後還是選了我的確喜愛的那些飛禽作主角,只在文末幼稚且佯裝爽颯地下了個明淨的結語。然後,一年過去,這些字句成為你的祭文。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時,窗前有一棵九重葛,受限在那一格狹小四方,長的虯結濃密,幾枝細幹恣意刺入天空。我總喜歡躲在窗後瞇著眼等,等野飛的麻雀降落,幾回,看見鳥似乎動彈不得在多刺的枝枒間,我就伸長了小手想要捉隻雀兒。結果往往是手被卡住,被刺被扎的滿手,而鳥呢?早就撲撲地掙脫走了。我就像童話中的兄妹,到處找著自己的鳥。即使我當時並不知道,青鳥就是幸福的代名詞。

童話是誇飾後的人生縮影。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好心的同學陪我找素材。
在東瞧瞧西瞧瞧之中,我那種把小草皮當作草原、把砂石堆當作高山的症頭又發作了。
因為生活週遭裡壯麗的風景太難得,只好練就一種把渺小微物都放大仰望的本事。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y 02 Wed 2007 20:34
  • 問答

有些紛雜的情緒在攪動著,而我不知道該如何起音。或者,一旦開始述說,思緒即在冥色裡惶惶飄忽,尋著一個休止符,一首歌總該有低抑沉靜的時候。

關於問題與答案,我們總是辯證過多、實踐太少,然而我們總還是窮天索地在找尋它們可能遺留下的蛛絲馬跡。我們不停拋出一個個深奧難解的問題,如頑童擲石,但是石頭總是一一重歸地面,打傷我們自己。為什麼我們要問答?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