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為了和喜歡的人一起跨越天空而存在的…」曾有人這麼說,原本覺得緩慢、缺乏刺激,只是有點高而已的存在,竟然有了多情的理由。

望著眼前閃爍霓彩的巨輪,一些關於昇騰小密室的劇情開始浮現:《人造衛星情人》裡的妙妙半夜困在摩天輪中,她目睹了一件奇異的事情後,從此失去了一半的自己。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沒有人問過你,對於一個陌生人能夠有多少懷想?我希望他們問我,如此一來我便能順理成章地,將你的影子從回憶之海中打撈出來,歷歷地思念。
陌生人,是的,請原諒我的開場白,因為我確實已經失落了你的名姓,當然不出於惡意,我有你能諒解的理由,而陌生,我想是這一切如此可貴的源頭。

那時候我像游萍一般,晃蕩到有你的城裡參加營隊。神的手(如果套用你的話說)安排我們相遇,語言打破寒冬的空氣,你直視的眼神拉近我…,這是殊緣的起點。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們之間。也許是基於對人的信賴和愛,活動中我們全都真誠地對待彼此,不相識的人可以面對面地流淚、可以緊緊擁抱因為哭泣而顫抖的身軀,這已經讓我感到和平日不同的驚奇,而另一個陌生人邀我們留宿,更是讓我覺得盛情難卻且不可思議。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問我她的小說怎麼樣,我說,青春腐爛。
正是一片繁花似錦中有早衰的氣味,於是,春色裡有殺戮、碧草底下藏屍骨。倒也不是春景嚇人,而是看到苞芽,就遙遠看到它枯衰的臉,花開到極盛,落敗與荒蕪在內裡蠢蠢欲動的預感。所以,青春腐爛不是我的貶意,是我看幾回就悵然幾回的比喻。其實,我也深深為那種自耽又自縱的文字吸引。

有一回逛簡體字書店,看對岸專文研究的都市書寫,乃至一票所謂的美女作家,在那些年輕胴體下,也還是寫焦躁的哀歌、人生無聊的喟嘆,再怎麼激烈仍是晴亦悲、雨亦悲,無人聞問的時候悲、在狂歡中肉打肉的時刻更悲。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整理四年來的作品,加上印刷,花去好幾個小時,中間為了電腦忘了吃午餐,索性三餐併作一餐吃。肚子磨的有一點點痛,好懷念的感覺,為了某「物」而痛的感覺。

成品很小很小、薄薄的,很容易消失在紙張堆中的樣子。原來四年過了,還可以見人的東西就這樣。我拿回家,反覆翻看,真的像對待自己初生的嬰兒。不管怎麼樣,第一次握著滑鼠畫畫的心情我還記得:完完整整地黏在椅子上八個小時,電腦發燒,我的心情也很高溫,然後腦神經蹦的炸開─當機了…。
很懷念的感覺,精準一點地說,是想念當時接觸到一種新事物,它以無比新鮮的姿態出現在我面前,挑起我的狂熱,為了「某物」,甚至可以忍受肉體上的痛,一次又一次的探求自己的極限。事情無關大小,難道我們能肯定自己一心追求的東西在別人眼裡,一定不是微渺如草芥的存在?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我上課上到一半投降,搖搖欲墜地走回家。
原本還打算撐著,但是老師上課的節奏太慢了,不慍不火,
一個小時過了還沒聽到我要聽的重點,只好投降、回家睡覺。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久沒有把身體拋進這樣的狀態裡,又硬又軟的。

走回來的路上,身體輕飄飄地,走過的路若是會留下痕跡,
肯定像螞蟻搬食物的軌跡一樣彎曲,彎彎~曲曲~(弱氣的一日)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最近發現一個朋友的生活變成一種無比生猛的型態:
白天到工地作粗工、晚上家教數學、凌晨上論壇發表詩作...

好生猛!(三件事基本上是沒啥關聯的)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春花˙春華〉。原本我是這麼想的,但是感傷總容易被耍冷所毒殺,既然你不在意文字修飾與否,索性如此。
然而,我還是鍾情春華二字,原因無他,只因為反覆想了好多遍,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把當時叫我們迷醉的那些場景,形容透徹。

當我對別人說,我扎扎實實地在女人國裡打滾九年,他們總是難以置信,甚至,羨煞一票男子,這時候我總會想到你,我說的,你一定懂。畢竟我們的緣分從那時結下,並且在我們不知道的未來,越纏越多圈。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愛死這種一時興起。

九點多忽然跟我說,想去逛書店,我趕緊把作業丟下,
五分鐘換裝完畢,一時興起就是這樣,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