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時你說你有183,也是183club的一員,在場的我們都笑了。
高有兩種意義,一種純粹是身形,另一種則是氣質─讓我感到龐然,這兩種,你兼而有之。
然而你總是那麼恭謙地喚我,使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站在你面前是一種仰望,反而是俯視,奇妙的視角,看著你,比血親的兄弟更加憐惜。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聽到一句青年節快樂,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怎麼會有人祝我這種節日快樂!?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食言了,對於我單方面許下的諾言,怕是不能履行了。你當時沒有回應,但我仍在心中、在你耳畔獨自許下承諾,說要寫你,要用一整篇文章寫你。這一年多來,我稿紙總是寫了又揉,揉了又寫,即便是就著螢幕打字,也是反覆敲按著del鍵,處處殘稿。
我知道不能完成的原因是什麼,我太急切地想用盡一切詞彙鋪陳你的故事,也太斟酌地尋找一個能夠承載我們的情節結構。理智告訴我,要打亂時序、要添加虛構,情感卻不能容許我妄加竄改真實,好像一旦這麼作,便玷汙了什麼,情緒上的一種潔癖。於是,我要食言了,我只能寫信給你,自溺而情緒地,這樣寫。

我坐在火車上,所想的東西有一部分是死。說生道死,夠不夠激烈?!因為死亡是一個太龐然的題目,所以我不曾用口語說明,而關於死亡的話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你。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5 Sun 2007 21:21
  • 迷路

久違了,迷路。
因為錯過一個該轉彎的街口,我又多騎了一個小時,
經過我身邊的車子都飆的飛快,在大太陽底下,我汗流浹背地發現這一條筆直的大路沒有盡頭。如果太陽再熾熱一點、我的精神再頹靡一點,我應該可以在視線的盡頭,看到遙遠的彼方風景,被扭動的氣流所模糊。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開班會的時候,我被一個「天縱英才」的傢伙娛樂了。
話說,他的提案沒有舉手說出來,真是一大損失..
那個標語:九六五十四─五四運動...
他說~改成九六五十四─我是神...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和社團學弟吃午餐,這一餐吃下來感覺對話中充滿風霜。
不論是這個團體或那個團體,聊到最後總是以開心點、加油..這種字眼作結束。
要說如何,其實也就是很不痛不癢的字眼。
但是,除了這些,在那些時候我們還能怎麼說?...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看到一個奇爛無比的故事裡有段這樣怵目驚心的對話:
女人向男人抱怨他都不了解她..
男人說:你這種膚淺的女人有什麼好值得人家了解的!
你知道了解這兩個字的部首是什麼嗎!?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走在霧中,像闖進一朶濕潮潮的雲裡面,
臉和衣角全部都被悄悄浸潤了。

山路彎曲,入口的喧鬧聲隨著腳步,一點一點地被拋往遠處,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讓人失落的推理小說偏偏掛了個紅樓的名字。

蘆邊拓改寫紅樓夢成推理小說,一個個薄命金釵全成了寶玉檢視的屍體。
寶玉當偵探不是不行,糟糕的在於作者把他寫的太輕挑浮誇了,

nightmu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